精准扶贫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精准扶贫

莫让贫家子弟输在起点

发布时间:2015-03-12 阅读次数:

加大教育投入 促进教育公平

湖北省鄂州市副市长程少云代表

 黑龙江省黑河市黑河小学党委书记、校长费聿玲代表

 山西省人大常委会民族宗教侨务外事工作委员会主任李东福委员

 

   公众点题

  “牛”和“鸟”的故事

  读书期间,我作为清华大学研究生支教团成员,赴甘肃古浪县古浪二中支教一年。那里,不但生活条件恶劣,基础教育也相对落后。

  记得给同学们上第一堂课时,当我拿出一幅印有动物的图片,学生们异口同声地喊道:“牛!”但图中根本没有牛,后来才知道他们喊的是“鸟”。在当地方言中,“牛”和“鸟”的发音相似。原来,这里大多数学生不会讲普通话,甚至连听懂普通话都有困难。教室里,桌椅板凳破旧,条件还很简陋,学校缺乏教师,尤其是音、体、美的任课教师。

  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重要基础,但当前在义务教育阶段,城乡之间、区域之间、校际之间的差别仍较大。希望国家能继续加大对贫困地区的义务教育投入,尽快补上短板。

  ——清华大学第二届研究生支教团成员 侯贵松

      

  “缺什么补什么”,从薄弱环节入手

  还需进一步增加投入,把“补短板”放在首位

  教育公平的关键是机会公平,重点是通过合理配置教育资源,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和扶持困难群众。其中,加大教育投入,尤其是加大对贫困薄弱地区的教育投入,是合理配置教育资源的基础性工作。

  “两年前一次送教下乡,我看到教室里还在点着小火炉,桌椅板凳很破旧,整体条件很简陋,老师们需要提前一两个小时到教室点炉子,才能让学生不受冻。”黑龙江省黑河市黑河小学党委书记、校长费聿玲代表回忆。

  在义务教育阶段,以往城乡之间、区域之间差别较大,近几年,政府在加大教育投入、促进教育公平方面做了很多探索与努力,成效十分显著。2014年,我国加强贫困地区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建设,提高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资助水平,国家助学贷款资助标准大幅上调。贫困地区农村学生上重点高校人数连续两年增长10%以上。

  “但从总体来看,对于贫困地区义务教育的投入和保障还需进一步提高。”山西省人大常委会民族宗教侨务外事工作委员会主任李东福委员说,“目前,农村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校经费来源是生均公用费用,但当下,一个班级只有几个学生的村小和教学点还在贫困地区广泛存在,对于这样的学校来说,如果没有配套相应的补助与倾斜政策,生存下去是十分困难的。举个最简单的例子,哪怕只有一个学生,学校也得取暖啊。”

  2014年,国家提出“全面改善贫困地区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基本办学条件”的要求,下大力气改善贫困地区义务教育办学条件。

  李东福建议,“全面改薄”要做到最大限度地向贫困地区义务教育倾斜,做好改善基本办学条件建设需求与相关资金的统筹和对接,真正做到“缺什么补什么”,把“补短板”、满足基本需要放在首位,从困难地方做起,从薄弱环节入手。

  城乡师资差距亟待缩短

  提高教师待遇水平,使贫困边远地区学校也能引来“金凤凰”

  目前贫困地区义务教育面临的首要难题,是教师队伍问题。在诸多教育资源中,师资是最重要的资源。但当前我国贫困地区的中小学教师队伍现状堪忧。首先是优质教师资源十分短缺,学校普遍留不住优秀人才。其次,教师学科结构不合理,英语、音乐、美术等学科专任教师严重不足。

  “义务教育阶段的城乡差距,不仅表现在校舍、教学设施等硬件上,更表现在师资、教学理念等软件上,这种差距更难解决,也更应得到重视。”长期关注基础教育的湖北鄂州市副市长程少云代表说,目前湖北的主要做法是开展教师支教行动,面向全国大学生,实行农村师资“省招县用”,工资由省级财政拨款,让农村小学教师每年也能有3万元左右的工资收入。“这样能够逐渐改变‘爷爷奶奶教小学,叔叔阿姨教初中,哥哥姐姐教高中’的农村教育‘倒三角’现象,为农村补充优质师资力量。”

  “真正提升到贫困地区任教的吸引力,关键在于大力提高贫困地区教师的待遇水平与社会地位。”李东福建议,应建立艰苦边远农村地区中小学教师特殊津贴制度,对在艰苦边远农村地区初中、小学、村小和教学点工作的教师实行待遇倾斜。大力改善农村教师的办公条件和住房条件,让他们安居乐业。此外,还要为农村教师的成长创造有利条件,实行免费培训,在职评、评优等方面予以适当照顾。要让教师们真真切切地感到,到贫困地区任教是光荣的,是有吸引力的,是利于职业发展与个人提升的。

  给优质教育资源“插上翅膀”

  通过信息化教学的方式,让农村孩子共享良好教育

  教育均衡是一个长期过程,不可能一蹴而就。代表委员纷纷建言,应通过实施教育信息化,给优质教育资源“插上翅膀”,让孩子们不受空间与时间的限制,共享良好教育。

  程少云表示,可以通过信息化教学的方式,拉平城乡义务教育差距。实施农村学校信息化网络改造工程,城市小学和农村小学建立资源共享的平台,建成“同步课堂”,让农村孩子也能通过同步视频,享受城市学校的师资力量。

  “去年我在一所农村小学听了一堂课,感受很深。城里的老师教学时,农村的孩子同步上课,同步举手提问、回答问题。”程少云说,目前鄂州已经在29所农村中小学试点教育信息化改革,准备3年之内覆盖全市农村学校。“这样不必在教学点配备全科教师,一个教学点配三五位老师就行,还能解决山区孩子上学路远的问题。”

  “把边远地区的教师都送出去培训不现实,教育信息化成本还是相对较低的。”费聿玲说,目前,“三通两平台”(校校通、班班通、人人通和公共资源平台、公共服务平台)建设已经显现效果,全国的信息化建设实现了优质教育资源共享,共享名师资源,异地同步教研,带动了贫困地区师资力量发展。

  “当然,教育还是要有温度的,应强调老师与学生之间心灵、情感的沟通,信息化手段只能成为必要而有益的补充,还不能完全代替优秀教师。”李东福强调。

  代表委员们表示,期待国家继续加大对贫困地区教育的支持力度,全面改善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基本办学条件,保基本、补短板、促公平,为贫困地区孩子开启健康成长、实现梦想的幸福之门。

 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